猫眼平台声明“绝没有操作票房”

高娱传媒消息,近日,猫眼平台就《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召开媒体沟通会,回应了影片退票异常、是否有利益操作、猫眼的多重身份等问题,猫眼平台表示,已与众多院线(影投)公司核对数据,已比对部分基本吻合。其还称将积极配合主管部门调查。继4月28日曝出的《后来的我们》电影出现大规模恶意退票风波后,出品、发行、售票平台三重身份的猫眼平台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猫眼平台声明“绝没有操作票房”
该事件中,争议声不断,猫眼负责人康利回应称,《后来的我们》在提前14日、提前7日、提前2日的预售成绩分别为626.2万、5009.3万、10577.9万,按照这样的成绩,不管作为出品方还是发行方,猫眼都没有动机再去影响票房。
据公开报道,此次被退票的影院约有4000家。按照38万张的退票数计算,4月28日当天,平均每家影院被退票约95张。猫眼平台在次日发布的说明中解释称,由于后台逻辑设定,默认“改签”操作为“先退票再购买”,因此上述退票中54%为真实改签行为,46%为真实退票行为,猫眼平台还认定这部分退票行为可能存在部分“黄牛行为”。
但淘票票5月2日的声明中,对猫眼平台默认“改签”操作为“先退票再购买”的说法并不认同,称“淘票票平台和其他平台的通行做法是:改签是先买后退,并不是先退后买,所以这类数据并不会计入真实退票数据中”。还表示,随着在线购票比例的提升,以及影院上座率不高等因素,电影票领域的黄牛已经微乎其微。
公开资料显示,《后来的我们》出品方包括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上海拾谷影业、横店影业等,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是该片唯一发行方。也就是说作为出品方和发行方的猫眼,若是票补的提供者,则会因退票而损失应有的宣传效果。虽然国家电影局现今还未给出事件结果,但是从目前的状况看来,以及多方相关专业人士的表态来看,猫眼平台应该没有参与操作票房事件。
上海珍娱传媒小编认为突然爆发这样的事件,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更来源于《叶问3》电影金融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粉丝锁场等事件日积月累的影响。现在电影各方环节的信任已经不复存在,伴随着各种线上平台的发展,对于线下方面的冲击和影响是巨大的,也因如此其实在业务范畴上更清晰的划分是十分重要的事情,避免出现“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状况。明星代言商演活动咨询明星经纪公司
QQ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