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梦想 □谢曜尧

值国足1:2耻辱地跌倒在叙利亚队脚下,极有可能再次无缘世界杯正赛之际,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去应个景儿,与网上网下诸位愤青儿互相应和——就是想静下心来说说梦想这东西,可能真的与金钱什么的无关!

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落,生活着一群如沙柳树一般自由生长的新疆少年,学习之余,牧羊、挤奶、打草、晒葡萄干,日子过得纯粹、简单而快乐,同样纯粹、简单又快乐的,还有这群少年的班主任老师帕尔哈提,一位学成返乡的维吾尔族人民教师——这是导演戴维先生镜头里简单纯粹而又清贫快乐的生活,也是我们即将展开的故事《奔跑的少年》。

沙漠边缘的小村落,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朴生活,求学成长、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日子在风沙的吹拂间缓缓流逝,代代不息。然而交通的不便、信息的闭塞、生活的清贫,很多能让我们热血沸腾的东西似乎是与这里绝缘的——在世故而老成的我们看来,这不是一个容易诞生梦想的地方,直到一只被大风带来的破足球滚进了帕尔哈提老师和孩子们的世界。

人人皆有少年之心、少年之性,只不过入了社会、入了江湖之后,为功名利禄所遮蔽、为人情世故所羁绊,有些东西可能忘却了、可能遗失了、可能被掩埋在内心深处了。看着孩子们在沙地上追逐着小小的皮球,笑着叫着,快乐的就像掠过胡杨林的沙雀儿,帕尔哈提老师那颗深埋了二十多年的梦想的种子在简陋的沙土地上重又萌发了——为什么沙漠里的孩子就不能踢球呢?为什么沙漠里的孩子就不能享受同龄的孩子在绿茵场上该享受的快乐呢——是清贫吗?是闭塞吗?还是社会的成见与积习的阻力?对于缺乏梦想的人来说,这每一个理由几乎都是不能翻越的险峰,对于心存梦想的人来说,所有的困难、所有的理由只不过是借口——你喜欢她、你追求她、你拼尽全力去得到她,就这么简单,这就是梦想,这就是梦想的力量!

半路出家的语文老师帕尔哈提带着同样半路出家的农村少年们,凭着光脚在沙地里练出来的球技与身体,成功的击败了乡里、县里、市里的同龄孩子,一路逆袭冲到了自治区青少年足球联赛的总决赛,说真的,你说野路子出身的帕尔哈提论执教水平就一定比县里、市里体校的那些专业足球教练要高明,我看未必;帕尔哈提的这些孩子们在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少年联赛总决赛之前连件像样的队服都没有,连一双专业的足球鞋都买不起,你说这帮孩子的基本功和技战术打法就一定比同年龄段的专业队小队员扎实,不可能。但,有梦想的人不会被打败,起码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地认输。这支乡村少年队跌跌撞撞一路打上来,不是没遇见困难、不是没遇上强手,有好多次在与专业队的较量中几乎陷入了必败的绝境,但只要终场哨没响起,帕尔哈提和他的孩子们就绝不放弃,在有梦想的人看来,世上就没有撕不开的防线、攻不破的球门、打不倒的对手——看到此处总是不自觉地产生联想,这些乡野少年,游离于体制与职业化之外,即便他们赢下再多的比赛和冠军,比赛之后呢?一样该干嘛还得干嘛去,或读书谋一份差事,就如他们的帕尔哈提老师一样,或是早早离开学堂,如他们的父兄一般,每日耕作放牧,隐没于乡间——可没人给他们提供那么多优渥的条件和高得吓人的物质回报,这些乡村少年付出的汗水泪水,努力与拼搏,所求为何?

显然,这问题是瘫坐在玛莎拉蒂超跑里的少数球星所不知道的,也是个别坐拥千万元年薪却只会眼神防守的国脚们所不能理解的,对于习惯了失败、习惯了找借口、习惯了在口水中挺不起脊梁的人来说,理解这问题太难了!也许他们年少时也有过小小的梦想、也有简单的初心,遗憾的是,某些人可能早已经把这些都忘了吧!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养尊处优的少数足球明星们,能在百忙之余抽空看看戴维先生的这部《奔跑的少年》,这片子是2019年度第39批向全国中小学生推荐优秀影片片目之一,但显然对某些成年人来说它更具有教育意义。

清代的袁枚先生有一首小诗《苔》,观影之余我常常觉得诗文与本片非常贴切——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小小的苔花,米粒儿大小,不一定非得靠着阳光雨露的滋养,一样可以开出美丽的花朵,如果这还不够,那就让我们以孙俪女士的一首《小小的梦想》结束此文——“我种的信仰,何时会芬芳,勇气需要土壤,希望在生长,挨过雨露风霜,就算你不在身旁。每一次扬起风帆去远航,难免会有阻挡,只要小小梦想在鼓掌,未来就有希望。”

QQ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