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嘉禾为了与国际接轨,启用郑伊健陈小春拍了部VR概念的动作片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香港电影市道已呈现出颓势,而本土电影题材受限,本土票房已到了“天花板”,以及无法进一步拓展电影的视野格局等等,成为了摆在各大电影公司眼前必须攻克的一道道难题。
 
  于是从1995年开始,嘉禾电影公司再次推行“港片走出去”的战略路线,并接连推出了《我是谁》、《简单任务》、《一个好人》、《神偷谍影》、《浑身是胆》等多部赴海外取景拍摄,具有国际视野的动作电影,这一方面是为港片补充新鲜血液,丰富题材和类型,另一方面是为了增强嘉禾电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并提升海外票房。而1998年由成龙担任监制,马楚成执导,郑伊健和陈小春领衔主演的科幻动作片《幻影特攻》,亦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例子。
 
  故事讲述了得高(郑伊健饰)、松鼠(陈小春饰)和慧蓝(陈慧琳饰)是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好友,三人后来同为中情局工作。
 
  在松鼠的婚礼上,以狂龙(尹子维饰)为首的国际犯罪组织将慧蓝抓走,还残忍地杀害了松鼠的妻子小鱼,令其痛不欲生。
 
  狂龙为了逼慧蓝说出关于“潜意识传送”的最新研究成果,于是将她囚禁起来。在此之前,他已经绑架了全球不少专门研究潜意识的科学家,其目的,是想借众人之力以操控世界杯比赛。
 
  当得知“特别行动组”的杜文准备牺牲掉慧蓝后,得高和松鼠自愿参加“VR战士”的模拟训练计划,并在短时间之内成为了强悍的战士。
 
  在何博士给出的消息引导下,两人闯入了狂龙的总部成功救出了慧蓝。
 
  但由于“VR战士”的模拟计划具有副作用,部分试验对象出现异变的情况开始发生,而松鼠的暴力倾向也渐渐显现出来。
 
  当特别行动组在机场准备将二人扣押回实验室时,松鼠狂性大发激烈反抗,因此错手将慧蓝杀死。
 
  从机场逃脱的松鼠向狂龙复仇之心愈发强烈,而处于失控的时候也是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每天必须要靠药物才能恢复平静的地步。
 
  慧蓝死后,得高痛苦万分,何博士为了让他忘掉过去,于是将其送进了“蒸发小队”进行了记忆改造,而曾经的得高从此不复存在,负责杀死松鼠的“黄保罗”成为了他的新身份。
 
  面对眼前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不知是敌是友的“黄保罗”,松鼠将所有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并答应他复仇之后自己一定会去赎罪。
 
  最后,“黄保罗”选择和松鼠站在一边,在两人联手之下,终将“狂龙”杀死,成功粉碎了他企图通过潜意识技术破坏秩序的阴谋。
 
  在打斗中,“黄保罗”出于本性紧紧拉住了松鼠不让他从高楼坠下,但好兄弟的失忆以及慧蓝和小鱼的死,早已让松鼠对这个世界再无留恋,于是,他选择放开了对方的手以寻求解脱。
 
  此后,“黄保罗”也在不断地在寻找从前的记忆,而影片也为观众留下了一个开放性结局。
当年嘉禾为了与国际接轨,启用郑伊健陈小春拍了部VR概念的动作片
 
  尽管本片中所涉及的“潜意识植入”,“VR训练”等概念并非首次在大银幕上呈现,尤其是放到有很多人都亲身体验过VR科技的今天来看,恐怕大多数观众都会觉得其特效表现力和理念有点儿老土和过时。
 
  但早在22年前,香港电影人就能够敏锐迅速地捕捉到科技行业的新潮流并用于动作电影,足以说明九十年代的港片是处于世界前沿的,同时也证明嘉禾为了能让旗下电影与国际接轨,为此做了不少的功课和努力。
 
  不过科幻题材向来都不是港片的强项,所以马楚成在处理《幻影特攻》时,也并非一味地在堆砌科幻概念,而是又回归到了港式传统的拳脚动作片,这种“扬长避短”其实可以理解,但也注定了它朝科幻方向的尝试,只能停留在浅层。
 
  其实电影最打动人的,还是对人性和人情的描写,在模拟计划的训练之下,不论是得高,松鼠还是慧蓝,都因为这项计划改变了后来各自的命运,延衍出了手足相残的悲剧局面。所以,与其说这部《幻影特攻》是一部科幻片,不如说它是一部“反科幻片”,人性和科技的矛盾成为了本片所探讨的重点:松鼠和得高同样是试验品,但后来一个保留了人性,却痛苦地活着,另一个虽然被抹去了痛苦的记忆,却丧失了“人的感觉”,两者互相参照,意味让人深思。
 
  “浩南”和“山鸡”被公认为郑伊健,陈小春的标志性角色,向来肯为了兄弟甘愿两肋插刀的他们在这部戏里却落了个无法相认的虐心收场,这种人物关系的“错位”和“颠覆”,也是电影具有感染力的一大关键。
 
  如果将本片当成一部纯粹的科幻片来看,那你也许会失望,但是影片的总体质量,也并没有很多人所说的那样不堪,毕竟当年香港电影人的“特长”,还是挖掘情感。
QQ在线咨询